海老头把小他10岁的张老头骑地上打

2017-12-05 01:49

海老头春节后才由其妹妹亲自送回福利院,也许是妹妹帮助了的缘故,老人回来后,坏得性改了不少,主动向院长承认错误,并且戒了酒。与其他老人生活在一起,不像往日跋扈,变得和蔼可亲。院里过去讨厌海老头的李婆婆,见海老头像变了一个人似地,对海老头有了好感,俩人在一起偶尔说说笑话。海老头与李婆婆调侃,他年轻英俊潇洒,不少的女子都追求他。他与一位漂亮女子结婚。后来,那女子在他身带残疾、坐牢之时远走高飞,不知去向。李婆婆听了十分同情,有时候主动为他提开水、端饭,王老头独自叹道:“要是再转去10年,我一定要院长给我做媒。”院长大概猜透了海老头的心思,当着李婆婆说:“海老头现在好了,您与他生活一起吧。”李婆婆满口答应,院长亲自帮忙,为两位老人领取了结婚证书。海老头做梦就没有想到,自己80多岁了,在福利院还找了个伴儿,他逢人就说:“还是共产党好啊!”

海老头从18岁在国民党部队当兵,据说当过连长,解放战争时期,在四川成都的一次战役中,腿部被共产党部队打伤,当了俘虏。后来坐牢,刑满释放,回到老家,老人悔恨的是一生站队站错了,不该帮蒋介石打共产党。听当地人讲,文化大革命,红卫兵要老人交代问题,将老人吊起打,颈项挂小石磨,老人一点不怕,松了绳索,伸伸胳膊,照常吃饭。老人是70岁进福利院的,虽然走路一瘸一瘸的,但老人有很多长处。一是有责任心,老人进院的第二天,院长请大车司机在县城拖来一车米,到院天黑了,由于工作人员少,院长安排海老头看着卸载,车要卸完了,海老头来到院长身边,悄悄地说:“院长,我发现车顶棚上有一袋米。”院长一听,没说二话,赶忙将一袋米搬下车。二是老人自己衣服自己洗,穿戴整洁,随时显示军人风度。三是老人耳聪目明,院里每天来什么人,其他人做什么事,老人一般都一清二白。老人不足的是,脾气火爆,经常与其他老人吵,每次吵总是瘸着腿在院坝转来转去,生怕他人不知道。开始海老头与张老头住一个寝室,海老头暗地将张老头的一瓶酒喝了,里面装上水,张老头向院长反映了,海老头怀恨在心。一天夜晚三点钟,海老头把小他10岁的张老头骑地上打。院长听到喊声,衣服没有穿,只穿了一条短裤,飞奔到老人门前,只见房门上了插栓,喊不开,院长翻门窗进去,才将两位老人拉开。鉴于海老头性格特殊,后来给他一人安排一个房间。海老头在福利院,可以说一人当十,只要院长一出门,他在院里就大闹天空,其他工作人员把他没办法。院长回来后找他谈话,一谈几个小时,有时候谈到夜晚12点钟,直到老人心悦诚服才止。

秦老头老家住在山顶,多见树木少见人烟,因父母有病,家里贫穷,没跨过学堂门。他25岁时,在姑姑的帮助下,带着卖猪的钱作礼聘,好不容易与对河的一位姑娘成婚。谁知婚后,媳妇爱打扮,只吃不做,秦老头轻轻说了几句,媳妇就睡在地上打滚,又哭又闹,吵着要离婚,今日找干部,明日找领导,说秦老头是阴阳人,秦老头一听心凉了。这样,秦老头结婚三个月离婚。秦老头是阴阳人传开后,亲友再无心帮忙。后来,父母一一去世,秦老头独自生活多年,无事一人坐在屋里抽闷烟。到了65岁那年,当地政府办起了福利院,从此,秦老头走进了温暖的家。院长将秦老头的实情告诉了王婆婆,王婆婆是个结过婚的人,早年丈夫病故,没有儿女,独自生活。她心想,秦老头要是那种人,背出骂名不划算。说:“等我考虑再说。”院长又将王婆婆的原话传给秦老头。一天下午,王婆婆吃了晚饭,一人在水池边洗碗,秦老头走到跟前耳语道:“今日晚上莫拴门。”王婆婆也没回话,拿着碗筷,笑了笑走了。晚上值班人员查房后,王婆婆熄了灯,关着门,静静地坐在室内,过了半个时辰,忽然传来轻轻地敲门声,王婆婆低声问道:“谁?”秦老头忙答道:“是我。”王婆婆连忙将门打开,秦老头闪电进屋,王婆婆轻声问道:“你不怕犯错误?”秦老头轻声笑道:“怕犯错误,你不会相信我的话。”次日早晨,王婆婆找到院长笑着说;“你说的那个事,我答应了。”王婆婆与秦老头结婚,没想到引起81岁的海老头的不满。院里两对老人相继结婚,其他老人没有看出什么反应,唯独海老头一人坐在室内喝闷酒,见人不说话,总是瞪眉瞪眼的。腊月的一天,天刮着寒风,院里一些老人在炕肉房,关着门烤着柴火,忽然,门哐当一声打开,一块板子掉地上。只听海老头大喊大叫地说:“我进院这么多年没有找老婆,他们一来就找老婆,这是什么道理。”烤火的老人见状,都走开了,服务员知道了,向海老头了解情况,海老头还是红着眼大声说:“我不在福利院住了,你们把我送到派出所去。”老人越说越激动。这时,院长正在集镇上办年货,听说后,急急忙忙赶回福利院,只见木门中间踢了一个大洞,海老头坐在自己室内,仰着头,闭着眼,翘着二郎腿,服务员坐在一边,呆呆地望着望着。院长走进老人身边,轻轻问道:“您今日因什么事?”海老头一听,没好气地说:“什么事,你还不知道。”

福利院的付婆婆、王老头在院长的撮合下,成为夫妻不久,院里秦老头找到院长说:“我想与王婆婆儿结婚,请你帮个忙。”院长一听,十分高兴,满口答应。那是阳春三月的一天,王婆婆独自在花园里散步,院长走到老人身边笑着说:“为了您老有所伴,我想做个好事,您看秦老头怎么样?”王婆婆与秦老头是一个地方人,对秦老头十分了解,说:“他人是蛮可以,不该是阴阳人。”所谓的阴阳人,就是男人不能做那事儿。一天下午,院长来到秦老头房间,向老人问道:“听说您是阴阳人,怎么一回事?”秦老头一听,脸上就变成阴色,带着火气地说道:“根本就没有这回事,是我找的婆娘瞎说的。”接着,秦老头说出实情。

眼看要过春节了,海老头还在无理取闹,院长感到心里沉重,一边忙年货,一边考虑怎样处理好海老头的事。谨防出现意外事故,院长日夜暗地安排人,密切注意老人的行动。为了大家过上愉快的春节,院长心想,只有将海老头送到合宜的地方,让老人调节心态,生活一段时间。院长思来想去,决定把老人送到他妹妹家。于是,院长坐着摩的,冒着寒风,跑到他妹妹家,向其妹妹说明情况。海老头的妹妹60多岁,老伴去世多年,膝下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、二儿子成家立业,另立门户,她只好与神经不正常的小儿子生活在一起。院长向老人说明来意,开始老婆婆不答应,说:“他如果是在福利院表现好,我可以接他玩,他表现不好,我不要他进我的门。”老人还说她没有沾到她哥哥的光,反而都因她哥哥历史有问题,使她一家人在红色年代,受到歧视,老人越说越气愤。院长经过反复做工作,老人才勉强答应。院长临走时说:“老婆婆,您放心,海老头在您那吃的,用的,还是我们院里承担。”这样,海老头送出了福利院,院长如释负重。